专访《Facebook:一个商业帝国的崛起与逆转》作者史蒂文·利维:FB的最大挑战在于它的成功
2021-06-25 16:00:07 小编 人浏览

 

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正在遭遇信任危机。

2013年以来,扎克伯格首次跌出Glassdoor百位CEO榜单,其员工支持率下滑到88%。另一方面,关于Facebook隐私泄露、操纵选举、假新闻、仇恨言论等丑闻不断。

从一个大学社交网络,成长到今天的全球商业巨擘,Facebook的财富疯狂增长,其最新市值已经超过9657亿美元。

究竟是什么让Facebook成长为一个称霸世界的商业帝国?Facebook与其各个领域的竞争对手是如何对抗和交锋的?它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地持续增长,后果是什么?它还能否重新赢得用户的信任?

36氪带着这些疑问和《Facebook:一个商业帝国的崛起与逆转》作者史蒂文·利维进行了对话,作为《连线》杂志高级作者,他被《华盛顿邮报》称为“美国首席科技记者”。

对于Facebook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史蒂文·利维是怎么看的?

史蒂文·利维《Facebook:一个商业帝国的崛起与逆转》

36氪: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想到要写一本关于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书的?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?
 

史蒂文·利维:2015年的8月下旬,马克·扎克伯格公布了一个数据,在过去的24小时内有十亿人登陆了Facebook。即使我多年来一直在报道这家公司,这个数字仍让我感到吃惊——历史上从未有如此多的人相互联系。而且这个数字远没有达到峰值,它只会继续增长(事实上今天已经变成了三十亿)。

我发誓要写一本书来解释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它背后的意义,让现在和未来的人们在询问“发生了什么?”的时候,能够从中找到答案。

36氪:当您第一次和扎克伯克讨论写书的事情时,他作何反应,您很快说服了他来接受采访吗?

史蒂文·利维:我没有直接去联系扎克伯格,而是先收到了公关和公共政策主管的拒绝,不过我最终还是得到了向扎克伯格和雪莉·桑德伯格推销的机会。我说他们正在做的是一件历史性的事情,人们有理由知道背后正在发生什么。这显然奏效了。就在扎克伯格公布那条数据的一年之后,2016年8月下旬,我陪同扎克伯格去了尼日利亚并开始了我的研究。

36氪:在写完这本书后,您对扎克伯克和Facebook的看法发生了什么改变?

史蒂文·利维:显而易见的是,我对Facebook和扎克伯格的理解更深了。扎克伯格既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又是一个毫不留情的竞争者。Facebook本身也在扎克伯格和他的团队所做的事中挣扎,他们的动机并不总是纯粹的。在我完成这本书的三年时间里,Facebook也在发生着改变,从谦逊变得抵抗。有一件事我在投入写作之前就知道,但我低估了它的程度,那就是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决策中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。他倾听高管们的意见,不停地向他们和外人询问他该做什么,但只会去做他想做的事。

36氪:根据书中所言,很多人认为小扎“固执且无情”。如果让您用三个词来形容扎克伯格,您会选择哪三个词?

史蒂文·利维:我会保留“固执”,然后再加上“竞争”和“毫不留情”。(I would keep stubborn, adding “competitive” and “relentlesss”)

36氪:在写书过程中,扎克伯格和您一共见了多少次?哪次让您印象最为深刻?其间发生了什么故事,能分享给我们一些细节吗?

史蒂文·利维:我和他谈了大概九次,其中七次是录音采访。我们的第一次交谈发生在尼日利亚的酒店房间里,那次会话非常令人难忘。当时的Facebook在名声上达到了一个顶峰,所有人都在谈论它在2016年大选后陷入的审查困境。还有一些戏剧时刻发生在2018年,当我们在Facebook四分之一平方英里的屋顶上散步时,他坦率地谈起了早期的一些怀疑时刻,但也表示自己没有被那时的残酷批评所动摇。最后一次的采访也很令人难忘,我向他展示了他2006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的一些页面。扎克伯格在这个本子上写下了他在2006年时对Facebook的愿景,以及构成今天产品的计划书。这本笔记同时也是通向他想法的一扇窗户(我在书中分享了关键的部分)。扎克伯格在很多年前毁了它,但我通过一些来源获得了一些被保存下来的页面。

36氪:写这本书的过程中,您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对于这本书,您是否有遗憾?

史蒂文·利维:最大的挑战就是发掘那个使Facebook成为现在样子的秘密,我采访了许多人才了解到完整的故事。我说不出还有什么遗憾。在我看来,阅读这本书对了解现在和未来的扎克伯格和Facebook非常重要。

36氪:您觉得这本书最大的意义是什么?对于中国读者,他们能够从中得到一些什么样的收获?

史蒂文·利维:一个俯瞰的视角。这是一个从内到外叙述Facebook的完整故事,对待公司既公平又毫不留情。Facebook可能在中国没有那么大的影响,但它在世界范围内是一股如此强大的力量,以至于每个人都应该去了解它。同时,这也是一个讲述一家公司从宿舍走出,变成世界上最具影响力、最富有的公司的商业故事。

我认为Facebook的故事还暴露出社交媒体的一些矛盾、优点和危险。你能让人们展现自己到什么程度?像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要对他们分发的内容负多少责任?通过病毒式内容传播来获取注意力是否是一个道德的行为?

36氪:对于您个人而言,这本书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意味着什么?

史蒂文·利维: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写科技相关的内容,但再也不会写出一本更重要的书了。我运用了这些年来我在报道和写作方面积累的所有技巧来创作它,我希望这本书不仅内容重要,而且读起来引人入胜。

36氪:能够走到现在,Facebook和扎克伯格分别做对了什么?

史蒂文·利维:Facebook最初建立之时,有许多新兴的社交网络正在萌芽。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当时让Facebook脱颖而出的是它的隐私性——学生们发布的内容只能被自己学校的同学看到。扎克伯格明白对大学生来说什么是重要的,因为他就是他们中的一员。2006年,在他足够了解这一领域后,他明白了什么对大众奏效。

正如他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的,每个人都有窥探欲。当Facebook遇到挑战时,比如在移动化进程中落后,扎克伯格总能动作果断地赶上。但具争议的是,他能够识别出那些有威胁的公司并买下它们,或者“借鉴”他们的特征。

36氪:对于可能的对手,Facebook和扎克伯格是否太过苛刻?

史蒂文·利维:我想是的。我在书中记录了Facebook不停试图扼杀竞争对手的过程:要么封禁它们在平台上的活动,要么收购它们,或窃取对手的想法并使用在那些致力于杀死对手的功能中。

36氪:和Facebook之前那些“单独的失误”相比,现在这家公司面临的情况要复杂得多,您觉得未来Facebook要持续辉煌下去,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?在扎克伯格眼里,Facebook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

史蒂文·利维:Facebook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它的成功。它的规模将其限定在了一个依靠商业计划(定向广告)的模式中,而人们对此的不满与日俱增。现在,苹果正在给人们选择退出的机会,政府也可能会限制Facebook对数据的处理。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是十分困难的,因为即使人们使用Facebook,也并不信任它。

36氪:在扎克伯克众多产品或技术中,不乏失败或者尚未成功的案例,他最耿耿于怀的是什么?

史蒂文·利维:我的书中第一次完整讲述了结局悲惨的 Facebook手机的故事。扎克伯格担心控制移动操作系统的权力可能会制定限制 Facebook 商业模式的规则,而这正是苹果隐私规则的现状。

36氪:扎克伯克为什么会想要做天秤座,这个看上去似乎在挑战美国金融系统的东西?在被美国监管部门屡次注意后,他对天秤座的想法改变了吗?

史蒂文·利维:Facebook多年来一直在试图推广自己的支付系统。我相信扎克伯格担心的是,一个对Facebook不友好的全球密码体系会对Facebook形成限制,并增强竞争对手的实力。就像虚拟现实一样,他梦想控制一种新的范式。因此,尽管这对Facebook的名声有很大风险,他仍坚持这么做。

36氪:关于书最后的那个问题——“经历过信标、剑桥分析公司、“新闻流”在多个国家引发的暴力事件, 以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、欧盟和英国议会对其侵 犯公民权利、歪曲隐私和违反安全的行为进行罚款之后……经历过所有的 这些事情之后,人们想知道: 为什么会有人信任 Facebook 并把钱托付给它?”,您作为一名专业记者的答案是什么?

史蒂文·利维:即使人们不信任Facebook,也依旧会经常使用它。一般来说,他们只是不信任Facebook用他们的钱,但仍旧会向它分享数据。或许只是因为这件事隐藏在表面之下,所以他们一直这样做。(我也是!)

尽管Facebook是这种悖论的典型代表,但它不是唯一一家有这种现象的公司,这是大部分互联网的商业模式。我追踪了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这种转变过程:从一个赋予个人权力的工具,到允许少数公司积累前所未有的权力的力量,而这些力量通常会被政府等其他机构利用。

我仍然相信许多互联网的最初承诺都得到了兑现,从前闻所未闻的声音有机会被戏剧性地放大,但有些地方还是出了问题。我想讲述Facebook的故事,以戏剧化地说明全球网络的存在是如何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,以及这场数字飓风的暴风眼中的公司发生了什么。

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发布此文为传递更多市场信息,不代表南瓜财经的观点和立场,请自行参考。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处理!

回顶部